2020年如何认定对以受赠之名行受贿之实?

  基本案情:

  2003年,被告人田宏利用担任医务处副处长及驱铅门诊负责人的便利,违反所属医院《新药临床验证管理办法》关于“药品临床试验应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等规定,擅自决定与澳诺公司签订临床观察协议,为该公司制作临床观察报告,并违规将报告提供给澳诺公司;后田宏以医务处副处长、铅中毒防治中心负责人的名义为澳诺公司代理销售的药品——复方太子参颗粒向该院药事委员会提出进药申请。澳诺公司为此于2003年10月、2004年3月共给其人民币2万元;2004年6月为其支付赴日本旅游费人民币8450元,并给其美元500元(折合人民币4107.25元)。

  田宏为澳诺公司“葡萄糖酸钙锌口服溶液”在儿童医院进行临床观察后,于2005年5月,向该公司北京办事处的经理刘曼红表示自己上下班不方便,要澳诺公司为其购置轿车。刘曼红请示澳诺公司董事长经同意后,为田宏购买尼桑牌蓝鸟轿车1辆,价值人民币188592.92元。

  案发后,田宏将上述赃款、赃物退缴。审理中,田宏辩称轿车是因私人感情而馈赠,是民事赠与,其收受轿车时没有为澳诺公司谋取利益,与职务无关,不是受贿。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田宏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构成受贿罪;但公诉机关指控的田宏收取蓝鸟轿车一辆属受贿的依据不足,不予认定。判处被告人田宏犯受贿罪,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一审判决后,检察院认为,对田宏收受澳诺公司给予的尼桑牌蓝鸟轿车一辆未认定受贿与本案的证据不相符合,系适用法律及量刑不当。遂提出抗诉。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抗诉意见正确。原判决对田宏所作的判决,定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及量刑不当,应予改判。遂改判原审被告人田宏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小编评析:

  本案中,田宏和其辩护人就辩称轿车乃对方出于体恤他上下班无车辛苦而赠与,而非一种权钱交易的受贿行为。

  按照医院规定,儿童药品临床观察需要履行严格的审批程序,而田宏未经过审批,擅自为澳诺公司安排临床观察,利用职务身份为澳诺公司向药委会进行采购药品申请,这些行为不仅严重违反医院的规定,也侵害了其他药商公平竞争的权利,违背了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廉洁性。田宏身为具有上述事项决定权或影响权的国家工作人员,他知道自己的权力对于澳诺公司意味着利益,无论财物的取得是他的索要,还是纯粹的收受,国家权力已经被作为商品用于“交换”不仅已经成为一个现实,而且更是凸显出了田宏权钱交易的主观故意。澳诺公司正是考虑到田宏是医院主管进药的医务处的副处长,公司的葡萄糖酸钙锌口服液在儿童医院的临床观察排铅试验报告刚出来,这份报告具有权威性,今后能给公司带来很大的经济利益,为了公司在医院的药物销售,才同意为田宏买车的。而且轿车这一金额巨大的财物作为礼品,即使田宏举出种种辩解称轿车来自对方的私人感情馈赠,但田宏与澳诺公司之间“来而无往”的赠与,其价值已经超出了私人馈赠关系基础的价格。